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茅台 >  正文

茅台生产经营是否会受到影响

发布时间: 2018-12-11 23:42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中国白酒网】彻查茅台集团无论折腾的多么厉害,对茅台集团、茅台股份的生产及经营活动,都不会有太大影响。
  虽说有关方面对贵州茅台集团及前任董事长袁仁国进行调查已有三个多月,因徇私牟利涉事的人员也不会是少数;甚至有人认为,彻查贵州茅台集团的腐败利益链,已经酿成仁怀地方政治生态出了问题。茅台集团一些“圈内”人士也担心这一“调查风波”会对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不良影响。更有资本市场一些人士,对“贵州茅台”的股价趋势忐忑不安。那么,到底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
  我去年和今年初到茅台镇去过几次,隐约感受到调查袁仁国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力度这么大、彻查这么仔细,我想贵州茅台集团的很多问题,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查清楚的,上下左右的利益关系太复杂。个人认为,中国体制内任何太肥的差事,都不能干的太久,不然肯定要出事。袁仁国既为茅台集团的建设发展立下项汗马功劳,但他也亲手缔造了茅台集团的“袁氏王国”,出问题是迟早的事情。自然不会是小事情,关键看涉及到多少人多少问题。这个盖子既然揭开了,党和政府就一定会彻 查,来一次“大扫除”。
  有消息称,从今年8月份开始,贵州省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已有多名干部因收受茅台酒、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被查。而在此前,茅台曾有三名与袁仁国搭班管理层的原高层因受贿罪被处罚。今年落马的贵州原副省长王晓光被指与袁仁国“关系紧密”,王晓光涉嫌受贿、贪污、内幕交易被查办。
  我觉得,彻查茅台集团无论折腾的多么厉害,对茅台集团、茅台股份的生产及经营活动,都不会有太大影响。如果“圈内”人士因此多虑,恐怕还是担心火势太猛烧到自己。 有人称,在袁仁国时代,贵州茅台经历了一次“过山车”,度过了“萧条期”,迎来了高红利时代,并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茅台酒价格的疯涨,或明或暗的利益链上很多人收益匪浅。比如说,一个茅台专卖店的经营权,在市场上一度倒卖到二三千万元;关系户找到关系批一个条子,就能赚一二十万。袁仁国独揽茅台集团及茅台股份大权不是一两年,其上下左右的利益关系之广泛可想而知。如果不彻查并清理旧的人脉关系及利益链,怎么重新理顺新的关系。
  三个多月前,仁怀市委常委会举行的一次扩大会议上,传达学习中央第四巡视组贵州省情况反馈会议和省纪委省监委《关于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清理的通知》精神,那个时候开始,已经将矛盾聚焦到了袁仁国身上;从那个时候开始,茅台集团内外很多人已经忐忑不安了。但是,茅台集团及茅台股份的生产经营活动,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
  有人认为,自今年5月份袁仁国离职后,茅台集团高层开始大换血,先后有多名高管离职。此举可能让茅台集团既定的年营收过千亿的目标受到影响。我觉得,茅台集团能否实现年经营过千亿的目标,跟此次彻查茅台集团关系不大。我之所以认为此次调查事件对茅台集团及茅台股份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几乎不会产生什么负面影响,主要是基于这样几个方面的基本判断:
  一是从市场供求规律来看,茅台股份的主打产品“飞天53”及其他高端产品,一直存在严重的供不应求,而且这一个供求失衡格局,短期内难以改变;
  二是从技术角度来讲,茅台股份的核心产品的优质原材料来源、酿造工艺、勾调技术、基酒存量、技术团队等等,其成熟度和稳定性,不会因为中高层人士变动而变化,也不会因为调查事件而受影响,也就是说,茅台股份的知识产权及技术管理机制是比较稳定的;
  三是从茅台股份的茅台酒的市场定位来说,已经超出了产品自身的纯商品属性,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具有“社交面子酒”的属性,至少在今后较长时间内,重要的礼尚往来和接待宴请,还是以茅台飞天53马首是瞻;
  四是从品牌价值角度来讲,茅台集团及茅台股份的“企业品牌”和“商品品牌”,都深深植入特定消费群体的内心,几乎是雷打不动,茅台镇大大小小几百家酱香白酒制造企业中,今后较长时间不会有新的替代品牌脱颖而出;
  五是从酱香酒的消费特征来讲,早已经喝习惯“飞天53”的人,味蕾中已经深刻“记忆”了其中的感受,让其再更换别的酱香白酒,会有明显的“不适应”;
  六是从体制角度来讲,贵州茅台集团及其旗下的“茅台股份”属于国有控股公司,公司的运行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国有体制及国有运营体系,从某种程度上讲,个人的主观能动释放的能量是有限的。所以,无论袁仁国还是李仁国,被任命到那个位置上,能耐都不会有太大的差距。对这一特征,袁仁国本人非常清楚,正如他在2013年白酒低谷期所言:白酒行业要从当前的茫然中走出来就必须坚持“五个自信”。制度自信、品牌自信、发展自信、市场自信、质量自信;白酒作为中国人情感的载体,是民族文化的一部分,而白酒行业是中华民族最喜爱的行业之一,“国家不亡,白酒不灭”。
  我周围很多朋友对新上任的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先生的情况很关心,问我对此人有何评价?我只能说:不大了解,不敢妄下结论。只是有以下几点直观判断:
  一是表面看,李保芳先生党政一肩挑,他比袁仁国权力更大,但特殊时期,权力越大、责任越大;
  二是李保芳并非空降过来,他三四年前就开始与袁仁国搭班子共事,但他比袁仁国做派上更稳健、政治上更成熟;
  三是他现在面临的市场环境、工作环境比袁仁国时代更复杂,压力更大;
  四是他在茅台集团“蛰伏”这么几年,虽然是党委书记却不越雷池半步,并非他对茅台集团的发展没有自己的构想,他在引领茅台集团面向未来发展谋划方面,想必早有思考和谋划,只要安全度过这段时间,可能会有“稳健中不乏创新、战略上更高更远”的策略。当然前提是,他本人经得住彻查袁仁国事件的考验。
  (本文作者介绍:北京中财国信产业数据技术研究院院长,中财国远(北京)财经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
编辑: admin

热点时评

民生动态

视频新闻